食粮人

^q^粮真好食

人和事的总结

╳很长
╳很口水话、流水账
╳坐标清和风万里云罗

刚开服的时候,彻彻底底的萌新,随手自动加入了一个帮派【锦墨居】,在呆了几周后发现没有人说话,也没有人点帮派设宴的帮助,就跳槽了。

恰逢喇叭上极乐宗招人,看看条件觉得自己还符合,于是进入了印象极深的第二个帮派【极乐宗】。在这期间收了玩游戏以来第一个徒弟(沉砚),是真的萌新徒弟,以及后来的一个华仔徒弟(红尘若梦)。

记住了帮主(花七夜)的名字,和副帮主(贝问枫)的名字,在帮会实力渐渐壮大之后,帮里的小姐姐们给他们组了cp,名为“花呗”。

认识了技术型暗香(孤酒丶)和华仔(言今朝),发现有一天帮里小姐姐又在拉郎配,cp名为“孤言”或者“朝酒”,小姐姐们为cp站位大掐出手。记得的最深的一句话“今朝有酒今朝醉”。

组了人生中第一个结义。暴击奶云梦(霍云歌谣),技术型暗香(孤酒丶),声音很年轻但实际上孩子都一岁了的华仔(顾十言),以及被强行招来的存在感极低少林(记不清名字)。

再然后,【极乐宗】散帮了。

因为学业我也a了两三周,一回去发现我没有帮派了。偶然遇见了原帮派的(冷陌羽),一问才知道散帮,什么都没有了,帮主和副帮a了,其他人分散到各个帮派。

和华仔徒弟(红尘若梦)建了个划水帮派,准备吃帮派任务奖励,结果发现经常低维护,我每天大小号跑商做帮派任务,还是没能挽救。

这时(柚之木子)私聊(红尘若梦)说要“收购”这个咸鱼帮,也就是尽可能的到处拉一些人,于是加入了【烟雨听风楼】。

帮主情缘(木之柚子),我经常弄混他俩的名字。记住了帮里很活跃的(褚念瑶)和她的cp(原随风),(关七)和他的cp(卜灵)的名字。

在收了徒弟(沉砚)之后,每天都在带一条,深夜和她坐观万象和传功,并唠嗑。在很多时候都用队伍频道说话的情况下,生生把好友度唠到3000,(沉砚)是109卡级PVP玩家,也是我进入PVP玩法的引路人。

再然后,徒弟(红尘若梦)和我插旗切磋,因为我自身性格原因发生了矛盾,互相开红打。他杀死了在一旁挂机的(沉砚),我怒火中烧,恰巧他点了解除师徒关系的请求,我接受了。

在打PVP的过程中,遇见了(酒肉妖僧),是个技术极好的少林。

当时论剑还没有合区,打来打去都是熟人,加上当时暑假,玩的人很多,认识了大郭云梦(洛水),氪金技术型武当(叶玄),暗香(血泪),以及家里有矿的暗香(唔住嘴巴丶)和不仅有矿操作还十分骚气的暗香(樱满)。

愉快的度过了每天千钧楼约着打架的暑假。

期间在声演坊认识了唱歌好听的(欲星移)和(同福谢春花),和(欲星移)的情缘加结义(風逍遥)和结义(倚眠)(归墟)。

以及从开服以来就久闻大名的有矿高修(胡爺)(婳柔)。

自己开了个声演坊,认识了(云兮友方)(小酒丶玖),他们是结义。从此以后就一起打侠宗一条。

就在几周前,发现【烟雨听风楼/点香阁】里没有一个亲友,就去了【雨溪風鈴阁】,在雨溪里发现了熟人,于是定居。

打下这些字的时候,想起在【极乐宗】里大家的打闹玩笑,不知道是不是冒犯了本人的拉郎配cp,帮内统一的名称格式:中药名+丶,帮战时YY里嬉笑的声音。结义值终于突破500,结义技能可以让(霍云歌谣)实现暴击奶的梦想。

帮派解散后(顾十言)试图重建以前的帮派,新建了一个帮,却没想回去的人寥寥无几。

想起在【烟雨听风楼】,(柚之木子)带队打烽火雁门关,三对情缘一起秀恩爱。

现在没有a/卖号的人:(褚念瑶)(关七)(卜灵)(叶玄)(欲星移)(風逍遥)(胡爺)(婳柔)(归墟)(倚眠)(云兮友方)(小酒丶玖)

(酒肉妖僧)在卡级149时坚韧达到了2000,结果卖号了。(洛水)因为学业a了。(血泪)在暑假结束后就再没出现过。

(孤酒丶)曾回来看过一次,我刚好碰见他头像亮起的那段时间,互相打了个招呼,之后头像再没亮起。

(唔住嘴巴丶)卖号了,据现在号主的亲友说,现在号主是个手残。

(红尘若梦)在那次矛盾之后,大概是犹豫了一周,头像也再没亮过。

(云兮友方)现在是半a状态。改名为(云兮丶)。

(原随风)大概是卖号了,改了名,还退了帮,和(褚念瑶)不再是cp。(褚现在的新cp是(鱼书),两人大概是清和风第一奶妈和第一暗香。

END

ps:见证了几乎所有亲友的离去,和几个大帮派的兴衰。

pps:以及《楚留香手游》的凉凉。

武当和暗香的擂台

•一个小片段,本来准备在深夜酒馆里发的,但是clx老是说有敏。感。词。放弃了

•cp站位随意,不过这两人是情侣

•七夕不秀恩爱反而打擂台,还带伤的那种

话音刚落,武当一个鹤亮翅定住了暗香,暗香眯了眯眼隐身解控,随即一个轻功想把武当击倒在地,却不曾想这位老对手早知暗香的套路,提前给自己加上霸体效果,以气御剑给让暗香受了不轻的内伤。

见状,武当轻功上天布下层层陷阱,暗香躲闪着四周的八卦图,渐渐被逼到了角落,抹去了嘴角留下的血液。武当跳了下来,一个闪避向暗香冲去,准备再次使出鹤亮翅。暗香也深知武当的习惯,提前让分身代替了自己,真身则在隐身无敌时绕到武当背后去解决八卦图。

武当转过身,暗道不妙,这一招打空了就意味着将承受暗香猛烈的还击,瞳孔微缩,绷紧了背部肌肉,紧盯着身前闪烁着八卦图的空地。

一秒后,却被暗香调息完成的轻功击倒在地,用香囊制造出迷雾晕眩住武当,几个旋身之间在玄黑色的镇玄衫上留下了许多带血的裂口。武当在晕眩中慌乱的运气霸体,却在清醒后感受到脖颈上匕首微凉的触感。

武当愣了一下,叹了口气,向一旁擂台的验证官举手示意。验证官高声宣布暗香获得胜利。暗香收回匕首,武当将剑收回匣中,与暗香一同离开了。